为看到更好的自己而努力着。心热血凉,不争执,不在乎。

【卡锅 野区故事】 01. 上海,一见如故

成为职业电竞选手以来,洪浩轩不止一次感慨世界之大。

去欧洲,去美国,巴黎伦敦旧金山。如果他还是个普通的学生仔,这实在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异国的风景再怎么绮丽,估计也只能在电视里过过眼瘾。

太美好,太刺激。整个世界的地图就这样摆在他面前,仿佛身处召唤师峡谷,每走一步,就点亮一块全新的区域。

但他最爱的还是上海。S6 MSI的上海。路途并不远,短短几个小时的航班,落地时听到的是熟悉的语言不同的腔调,恍惚间还以为自己是到了台北,比起异域风景带来的兴奋,更多的是一见如故的亲切。

知道“麻辣香锅”这个人,也是在S6。他对这个别出心裁的名字印象深刻。

麻辣香锅?听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样子诶。从小看《中华小当家》长大的洪浩轩虽然不吃辣,但听了还是流口水。

闪电狼到得很早,稍作休整就开始安排练习事宜。而RNG坐拥主场以逸待劳,又仗着两边教练熟悉,语言沟通也便利,两个队伍马上就约了训练赛。

很好。今天就让我会会这个麻辣香锅,到底是个什么滋味。


这个什么麻辣香锅,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对付。

看着屏幕上丝血逃生的豹女,洪浩轩一边在耳机里给队友下令,一边暗自感慨。

一个好的打野能成为整个队伍的发动机。而像麻辣香锅这样要视野有视野,要支援有支援,开团还能开得漂亮的打野,无疑是整个RNG战术体系中重要的一环。

两局打下来,他真的感受到了压力。棘手。

“别追了别追了,这边有人。”AD选手NL最先发现了不对劲。刚刚豹女走位堪堪躲掉了他一个Q,他不死心再继续追时才意识到可能有诈,掉头回撤的瞬间就看到Wuxx和Mata从拐角闪了出来。

“撤撤撤!!都走都走!”

好险啊,差点就中了圈套。看着那个只要再多Q到一下就能死掉的豹女就这样消失在迷雾中,洪浩轩只能一边苦笑一边撤退。

几场训练赛打得有点久,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到了饭点。一帮大小伙子们肚子早都叫了起来,于是两边一合计决定一起去吃饭,正好RNG方面也想尽尽地主之谊。两边选手教练领队十几号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出了基地。

他特别注意了一下那个麻辣香锅。这小子别看在游戏里是那么凶悍生猛,真人却是瘦得可怕,仿佛轻轻一碰就会倒下一样,这会正跟小虎讨论着什么,他走近听了两耳朵,他们是在讨论刚刚枫棠的一波神操作。

毕竟是出道即自带“枫棠十七岁,对手洗洗睡”这样的赞誉的天才中单,刚刚的训练赛里确实贡献了许多漂亮的操作,如果不是出现在训练赛而是正式赛场上的话,绝对能上精彩剪辑Top5的那种。

可惜黄熠棠本人还跟咪蛋蛇蛇几个人拖拖拉拉走在大部队的最后方,没能听到这波来自对手的夸奖。洪浩轩望了一眼身后。

“而且不光补刀,他也太能演了吧!那一波抓中我都完全是懵的!”李元浩回忆着刚刚的战局,依然意犹未尽,“我都不知道那螳螂什么时候上来的!”

“我以为那螳螂在下路!我明明看到他的!”刘世宇也不平,说到激动处甚至手舞足蹈,“尤其最后一把,那个死螳螂,我靠,哪哪都有他!m……”

刘世宇这里刚准备接一套素质三连,但过分手舞足蹈的结果就是差点A到人。幸亏洪浩轩躲闪及时,刘世宇的手臂擦着他的队服边挥了过去,在冲锋衣面料上划出清晰的哧的一声。

然后刘世宇转过头。

刘世宇看到,那个死螳螂,哦不,那个对方打野正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他,红着脸拼命控制着不要笑得太明显,两个大酒窝都出来了。

靠,他一定都听见了。

……

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尴(gay)尬。

刘世宇张了张嘴,硬是把已经冲到舌尖的一套素质三连咽了下去,勉强在宝岛友人面前保住了形象。

MMP,怎么哪哪都有你。

“麻辣香锅,对吧?你的那个豹女蛮强的。”

这不是商业互吹,是真的。

洪浩轩笑得很真诚,英雄相惜的欣赏之情,让他暂时选择性遗忘了他们全队被那个嚣张的豹女抓得有多伤。


少年膨胀的意气,写成用眼神交换的战书,英雄惺惺相惜而又一见如故。


科普时间:

1.“枫棠十七岁,对手洗洗睡”,是台湾那边对枫棠的赞誉。因为枫棠广受关注时还未满17岁,因而不能上场参加职业比赛,而其强大实力又过早被注意到,所以有此评论。现在“枫棠十七岁”已经成为枫棠专属的一个形容词,他比赛中打出任何精彩的操作,都会有网友刷起“枫棠十七岁”“他还是17岁吗?”。而“XX洗洗睡”已经成为PTT版块的一个固定成句,褒奖嘲讽都会有。常见变体有“咪咪蛋不退,电狼洗洗睡”(笑)。

2. 此时UZI还没有加入RNG,RNG的首发阵容是上单Looper, 打野麻辣香锅,中单小虎,AD无心(Wuxx)和辅助Mata。电狼的阵容是上单咪咪蛋,打野咖萨,中单枫棠,AD NL,辅助SwordArt(蛇蛇,剑艺)。

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48 )

© 枭咕娘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