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看到更好的自己而努力着。心热血凉,不争执,不在乎。

忽然想吃喻肖友情向?

在我的理解里,文州是无论在游戏里还是生活里,都是属于那种“心眼儿很多”的人,即使不在游戏里心脏,在别的职业或领域里,也是属于那种很聪明多智,情商也很高的人,但有时候因为太聪明又太高情商,大家反倒会一边和他如沐春风地相处着,一边心里又暗暗对他有所戒备,正如大多数人对自己班里/办公室里那个心眼最多的人精一样,一方面觉得人家嘴巴甜脑子快,你一个眼神他就知道你想啥,跟他相处一点儿也不用费劲儿,但心里又多少有点提防着人家,因为他要想玩你简直太简单不过了。

而肖时钦恰恰相反,觉得他是那种喜欢钻研的理工极客,这种人一旦下功夫钻研某种东西,可以做到极致,但在此之外却有些呆萌。他的“心脏”人设建立在对战术的钻研和死磕上,而不是性格里的“足智多谋”,丢到现实里会是个能坐下来把一道数学题做出八种解法,却在社交或女孩子方面,情商仅仅是平均水平甚至时不时掉个线的家伙。

就比如遇到不太喜欢的人求自己帮忙,喻文州可能就是一边微笑着一边滴水不漏地推脱掉,让对方觉得就算他不帮忙也完全可以理解,而肖时钦可能就会不知怎么办,最后只好勉强答应帮忙。

所以这样的两个人相处,一定会很有趣。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缘故,在场上肖时钦能把文州玩得一溜一溜的,但在场下则正好相反,文州的一大恶趣味就是捉弄小事情,然后看此人一脸呆萌的囧相。好在小事情比较大度,文州下手也知道轻重,所以这种捉弄更有种损友意味,就像每个男生宿舍里那个老实人总要给大家去拿外卖一样。小事情最多捶他一拳来一句“你就整我吧,大伙看看这人啊,一肚子坏水儿”这样的玩笑。

在这样的基础上,忍不住脑补这俩的微妙的哥们儿感。大学的同寝室损友设定,小事情追姑娘拉喻队做僚机,喻队学生会办活动拉小事情当苦力。喻兢兢业业经营的学生会部门三年木有半个妹子,小事情的社团倒是有妹子但一个比一个腐,有种微妙的难兄难弟感。

平时,喻队有事没事就爱欺负欺负小事情,但打起游戏PVP来却一直被小事情压着虐(这种反差也是二人友谊的小船至今还没翻的关键)。即使这样小事情也知道喻队要不是手速不行也一定是竞技场一bug,他的天赋在战术指挥上,团战指挥的能力和自己不相上下。 

毕业之后喻队大概是当了公务员或者进了外企,小事情则会是程序猿或者是游戏开发者之类的职业。小事情终于和大三学生会里认识的妹子结了婚,喻队作为伴郎也仅仅是发了一阵时光如流水逝者如斯夫的感慨而已。哎,老啦老啦。这样。很直男的那种。

感觉会是有了孩子都会两家一起出去旅游的那种。小事情家的小孩心眼意外地多(而且脑洞也超级大,外星人三体之类的经常挂在嘴边),喻队家的小孩反倒因为被保护得太好而意外地单纯,所以经常被小小事情耍……小事情表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文州你家的崽也有今天。

不知这样打喻肖的tag 是不是有点不合适……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36 )

© 枭咕娘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