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看到更好的自己而努力着。心热血凉,不争执,不在乎。

【乐橙】下弦月(7.9更新)

#我知道我这是有生之年了

#不要打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张佳乐离开公寓后的第二十分钟,苏沐橙也出动了。

  这栋房子里一边收拾装备一边祈祷恋人发现不了自己的人,可不只张佳乐一个。

  听说百花缭乱也在这座城市活动,好巧。看来她满可以期待看到一场绚烂的爆炸。她又想起和他在湖畔看到的晚霞。

  消失在华灯初放的夜色里的,不是苏沐橙了,而是沐雨橙风。


  和繁华的新市区不同,老街区的小巷里,连灯光都是昏黄破碎,如同残妆面容。张佳乐顷刻间消失在一扇破旧铁门后,悄无声息。

  就是这里了,他感到了硝烟味的兴奋。门后是个破败的小院。一间小屋子门虚掩着,屋里灯泡的瓦数比一个蜡烛大不了多少。几个大汉正围着一张小塑料凳打牌,旁边的地上扔着啤酒和花生。

  张佳乐在小院里溜达了几圈,然后停在小屋门前。

  “玩哪,哥儿几个?”

  “你谁啊。”为首的一个赤膊的彪形大汉打量了张佳乐一眼。

  “贵人多忘事。你不认识我,我可见过你。”张佳乐往门框上一倚,“上回城西那笔买卖,忘啦?瞧瞧,你们大五哥这是啥记性。”他对另外两个人哈哈一笑。

  大汉露出一个努力思索的表情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。

  “哦,想起来了!二子!对吧?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顺道路过,来看看。啧,凑个手,玩两把呗。你们玩多大的?”张佳乐从地上的袋子里抓了一把花生。

  “正好儿,我去个厕所。”旁边的一个瘦高个站起来。

  我玩不了太久,沐橙还在等我回家呐。张佳乐想。


  市中心总会有各种各样光怪陆离的人和事物。苏沐橙低声催促着司机快点,出租车冲下高架,下面的辉煌灯火在窗玻璃上拉长成彩色的发光的线条。

  她走进一家叫“绯夜”的宾馆。前台被暧昧的粉红色灯光包裹,穿着SM皮衣的风骚男子站在自动售货机前。她看也不看,径直走进电梯。

  不是酒吧舞女就是情趣旅馆,嘉世最近都接了些什么变态任务?苏沐橙觉得自己真有必要跟陶轩申请个休假。

  到了。电梯门开了,她径直走向一个房间,无视了门口请勿打扰的牌子。


  三把斗地主下来,张佳乐已经把他的皮夹子扔在桌上了。

  “啧,今天怎么回事啊?”张佳乐懊丧地叹了口气,显得有些急躁,“再输我可只剩单反了啊。”他看了一眼自己放在灶台上的相机包。

  相机包里当然没有单反。里面装的可都是能把这个小院子掀上天的玩意儿。

  “我就不信了,再来再来!”张佳乐又抢先伸手去抓牌。瘦高个子刚好上厕所回来,推门进来,吱呀一声。

  “玩多半天了?换我换我!”瘦子走到张佳乐的座位前搡他。

  还有十五秒钟。张佳乐在心里默默计数。

  麻倒瘦子,两秒。另外两个人,最多四秒。收拾战场,两秒。撤出爆炸区域引爆,五秒。

  足够了。

  第十四秒,张佳乐坐上巷口邹远的车,引擎启动。身后是爆炸声轰响。

  明天的头条,老城区煤气泄漏发生爆炸,三人死亡。

  用麻醉药也有好处,张佳乐想。至少不会像枪类一样留下硝烟反应。

  

  没有乐乐帅。苏沐橙在心里评判着自己这次的猎物。

  “听说,你喜欢玩窒息?”

  “啊,那个,先约定一下安全词吧。”

  你根本用不到它,苏沐橙想。

  “那,就‘嘉世’吧。”

  嗓音甜美如恶魔,手上绳索快准狠地勒住脖颈。苏沐橙不确定她的猎物到底有没有听到最后的这句话。

  “战斗格式,监控搞定。”耳机里传来邱非的声音。

  “准备走吧。”苏沐橙平静地说着,走向了楼梯外面的防火梯。

  “我赶时间。”

  要是乐乐回来发现自己不在家就糟了呢。

       华丽的城市之下,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,没有谁能说得清。

002.好时节 完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#就是想写写战斗场面

#结果发现根本写不出来

#之后的剧情就不走史密斯夫妇的Paro了

#是的它本来就是个混pa

#如果有人留言评论的话我下周还接着更它

#上一条大家不要信



评论 ( 16 )
热度 ( 34 )

© 枭咕娘 | Powered by LOFTER